孤立与危机——俄乌战争也在“谋杀”俄罗斯足球

上周六,泽尼特在俄罗斯超级杯比赛中迎战莫斯科斯巴达克队。圣彼得堡体育场门票销售一空,涌入了6万名球迷。这是俄罗斯足坛新赛季的揭幕之战,泽尼特4比0血洗对手。

俄罗斯足坛正在走向崩溃。俄罗斯总统普京向乌克兰发起的入侵,让俄罗斯成为了一个被唾弃的国家。局外人的生活也正在承受着相应的代价。

在成功举办世界杯四年之后,俄罗斯足球正在迅速失去其影响力。俄罗斯的俱乐部不被允许参加本赛季的三项欧洲赛事,其国家队也被禁止参加今年的卡塔尔世界杯和女子欧洲杯。

俄罗斯足球联盟反对国际足联和欧足联的制裁,但无济于事。只要他们的邻国还深陷战火之中,俄罗斯的国家队和俱乐部就不可能参加任何国际赛事。

这种孤立带来了深刻而且不可避免的影响。外籍球员的大量流失让俄超正面临人才枯竭的窘境。鉴于国际足联的制裁被延长至明年夏天,任何想要离开俄罗斯的球员都不会被设置障碍。俄罗斯足球联盟警告称,这将对“俄罗斯足球产业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

财务方面的压力也逐渐显现。受俄乌冲突的影响,俄罗斯足坛正面临着商业伙伴的流失,收入来源随之减少。除了削减预算,它们别无他法。

“大多数球员什么都不说,但我和一些球员聊过,他们都很伤心。像索契俱乐部,这是一家全新的俱乐部,上赛季获得了联赛的亚军。本赛季即将迎来百年庆典的莫斯科迪纳摩队也在等待机会。本赛季他们都应该出现在欧洲赛场,但这一切被剥夺了。他们所有的努力变得毫无意义。不幸的是,它们被要求为政府的行为埋单。”一位匿名消息人士在接受《The Athletic》采访时如此表示。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很难获得同情。由于俄罗斯的入侵,乌克兰足球被迫陷入了停顿之中。这种动荡需要一个漫长的周期才能被平息。

与此同时,俄罗斯足球无论如何都在继续前进。下个周末,俄超新赛季将全面打响。上个赛季,在2月底俄罗斯发起入侵之时,俄超的赛程只受到了小幅度干扰。与乌克兰豪门顿涅茨克矿工队不同,俄超没有任何球队的训练场遭受到炮火的袭击。

相反,俄罗斯足坛最核心的问题是外援的大量流失。国际足联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在俄罗斯和乌克兰足坛效力的外籍球员可以暂停执行合同到6月底,这使得转会不再受俱乐部的控制。由于战争还没有结束的迹象,国际足联在今年夏天又将这一条例延长了12个月。

很多球员利用了这一规则、作为一支多国部队,克拉斯诺达尔失去了8名球员,喀山则流失了7名球员,包括队长、克罗地亚国脚菲利普-乌里莫维奇(加盟了柏林赫塔)和丹麦边锋安德斯-德雷尔(转投中日德兰)。

由前赫尔城主帅斯卢茨基执教的喀山,在球员大量流失后状态经历断崖式下滑,最终降级。体育诚信不出所料地受到了质疑。

最终逃离者多达数十人,其中包括被认为潜力巨大的新星克瓦拉茨赫利亚。这位21岁的格鲁吉亚国脚离开喀山,先是加盟了家乡球队巴塔米迪纳摩,之后以900万英镑的价格与那不勒斯签约。

夏季转会窗口的开启带来了更多转会,有的球员以租借形式离开,有的以低价永久转会离开。尼日利亚前锋埃朱克已经离开了莫斯科中央陆军加盟了柏林赫塔。他的队友冰岛国脚西于尔松上赛季后半程被租借去了威尼斯。

在一份声明中,莫斯科中央陆军表明了姿态:“我们计划对国际足联的决定提起诉讼,捍卫自身的权益。我们认为这一决定具有歧视性,违反了该组织的章程。”

尽管俄罗斯的俱乐部可以保留离队球员的注册,但交易实际上被冻结了,这显然会给俱乐部带来财务上的影响。众所周知,当球员的合同接近尾声时,其价值也会减少。

“俱乐部所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国际足联允许球员暂停合同的决定。他们有机会去其他地方踢球。一家俱乐部在12个月前可能为一名球员支付了1000万英镑,但现在他们没办法拿回钱来。他们正在流失所有的资产。欧洲球队知道这种情况,并利用这一条款来谋利。球员的价值正在以不同的方式被估算。”莫斯科火车头队的前商务总监阿列克谢-基里切克如此表示。

“你看看像莫斯科中央陆军这样的俱乐部,一下子失去了四到五名球员,这是非常困难的局面。我还听说一些国家的足协告诉他们的球员不要去俄罗斯踢球。”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国际球员都会远走高飞。本赛季共有102名外籍球员在俄罗斯俱乐部的名单中,比上赛季的162名有所下降。

前利物浦后卫洛夫伦坚持留在了泽尼特。他们的球星马尔科姆也选择了留队,后者于2019年以4000万英镑的价格从巴塞罗那转投而来。他是泽尼特9名南美球员之一。另外一位是今年夏天刚刚从索契转会加盟的哥伦比亚人马特奥-卡西拉。“我想继续留在让我感觉非常良好的联盟里踢球。”卡西拉说。

曾经效力于水晶宫和切尔西的边锋维克托-摩西仍留在了莫斯科斯巴达克。他与俱乐部的合同将持续到2024年。他从未在个人的社交媒体上提到过俄乌战争,并于本周恢复了季前训练。

对一些人来说,对俄罗斯足球的忠诚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在为莫斯科火车头队效力了5年之后,马切耶-雷布斯决定在今夏加盟莫斯科斯巴达克。随后他被告知不再被波兰国家队考虑,从而无缘卡塔尔世界杯。

波兰足协在上个月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教练告知球员,由于俱乐部的情况,他不会被征召参加9月份的国家队训练营,也不会在卡塔尔世界杯的国家队名单之列。”雷布斯已经为波兰国家队出场66次,但这一次他选择留在俄罗斯妻子身边。

最大的国家背叛感来自季莫什丘克。这位前乌克兰国家队队长和出场次数最多的国脚,选择留在泽尼特担任助理教练。这招致了乌克兰人民的愤怒。季莫什丘克拒绝公开反对战争,导致他被剥夺了乌克兰教练执照,并被视为对祖国的不忠,从而受到了排挤。

很多教练则选择了离开俄罗斯。上个赛季初,俄超一共有8位外籍教练,但现在这个数字降到了3位。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几天后,德国人马库斯-吉斯多尔从莫斯科火车头队卸任。前诺维奇主帅丹尼尔-法尔克在一场比赛都没执教的情况下,就离开了克拉斯诺达尔。“不幸的是,生活中严肃的一面让我们碰上了。”他在离别声明中如此说道。

意大利人保罗-瓦诺利在今年夏天离开了莫斯科斯巴达克,但他的继任者强调,仍然有很多人准备为道德而战。上赛季执教巴塞尔的33岁西班牙人阿巴斯卡尔接过了帅印。斯拉维萨-约卡诺维奇是另一个在这个联盟里执教的外国人,上赛季还执教谢菲尔德联队的他首选就是莫斯科迪纳摩。“我很高兴,也非常有动力执教这支历史悠久的球队。”他说。

在财阀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支持下,泽尼特在过去十年成为了俄罗斯足坛的巨无霸。他们赢得了过去12个冠军中的7个,包括刚刚完成的四连冠。他们的年收入为1.87亿英镑,在德勤2020-21赛季联赛财富排行榜中位列全球第20位,其中商业收入占总营收的76%。

自2005年以来,泽尼特就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携手同行,也渴望共同抵御这场风暴。但是一个无法征战欧洲赛场的赛季仍会给其带来沉重的打击。泽尼特在欧冠小组赛中的平均收入约为2000万英镑一年。其他俱乐部也要吞下相似的苦果。

欧足联2020-21财年的财报显示,该赛季俄罗斯的俱乐部共获得了9700万欧元(约为8300万英镑)的奖金,其中泽尼特、克拉斯诺达尔、莫斯科火车头队参加欧冠小组赛的奖金均超过了2000万英镑。莫斯科中央陆军在欧联杯的比赛中赚了近800万英镑。

本赛季,它们不会从欧足联获得任何收入。只要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继续下去,这种局面就很难获得改观。2018年才成立的索契俱乐部无缘新赛季的欧冠,而若在平时,莫斯科迪纳摩、克拉斯诺达尔和莫斯科斯巴达克可以参加欧联杯或者欧协联。

所有俱乐部都指望来自欧足联的现金流,但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的集体诉讼预计不会推翻禁令。

井已经干涸了。面对欧洲禁令所带来的严重后果,球员们加盟俄罗斯俱乐部不再能带来足够的曝光,以及与顶级球星对垒的机会。一个只有国内赛事的联赛,期间还有漫长的冬歇期,俄超也不再像过去那样有吸引力。一项新的俄罗斯超级联赛杯的计划已经被提出来,以期弥补缺少比赛从而导致的收入下降,但这不会阻止球员的离开。

“没有欧洲赛事,意味着俱乐部将损失约10%的资金。以其他方式来弥补这一资金缺口,非常具有挑战性。泽尼特或许可以从其他地方找到资金,但这笔钱是非常规的。因此,俱乐部们都在调整他们的预算,压缩薪资水平。例如,克拉斯诺达尔在失去了所有外籍球员后,开始仰仗年轻的俄罗斯球员。他们都非常棒。现在我们可以真正去看一下教练的执教能力,而不是见证金钱的力量了。”阿列克谢-基里切克说。

财政上的打击不仅仅来自欧足联。今年5月份,莫斯科斯巴达克因预算削减而裁掉了他们的二线队。他们也失去了装备赞助商耐克。而耐克与泽尼特的合作也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新赛季开始时,泽尼特将身穿2021-22赛季的装备亮相。这些长期的合作都处于即将结束的状态之中。

俄罗斯媒体报道透露,吉尔吉斯坦的Bigser体育将取代耐克,与泽尼特达成合作。

“耐克已经决定离开俄罗斯市场。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对我们的员工给予全力支持。同时,在未来几个月负责任地削减我们的业务。”耐克的一位发言人如此表示。

在战争爆发之后几周内,俄罗斯足球联盟就失去了阿迪达斯的赞助合同,而俄超联赛也有自己的难题需要去解决。

过去三年,俄罗斯Tinkoff银行一直是俄超的主赞助商,但其创始人奥列格-廷科夫的政治立场让这种关系被迫终止了。在批评了俄罗斯的入侵行动几天后,奥列格-廷科夫就在Instagram上发帖表示,克里姆林宫迫使他出售在这家银行所持有的35%股份。

这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需要在新赛季开始前弥补。俄超前任主席阿绍特-哈查图扬特在5月底对记者们表示:“我希望有银行能参与进来,但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俄罗斯外贸银行在这种情况下对此事都毫无兴趣。”

最周密的计划已经被粉碎了。“我可以说,在我为这个联盟所筹划的发展理念中,80%的内容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现在,我们必须努力生活在其他现实中。”已经被迫下野的哈查图扬特如此表示。

经济现实的困境正在持续挣扎。尽管大部分俄超球队都拥有国资背景(莫斯科斯巴达克背后是卢克石油公司,莫斯科火车头则归俄罗斯铁路公司所有),但长期的战争和国际制裁能否让水龙头一直打开着?这要打上一个问号。

“外国公司已经离开了这个市场,远离了俱乐部。那些依赖外国公司的俱乐部将蒙受损失。但外国赞助商并不是这个市场的主要玩家。如果你看看主要俱乐部的赞助商,它们往往都是俄罗斯公司。而且,这些公司通常会与俱乐部的股东有一些关联。我们能够看出,这些公司还能挣多少钱,必须要为足球花多少钱。大多数俱乐部本赛季的预算都是安全的,但挑战将在2023年到来。如果为足球俱乐部提供资金的俄罗斯公司出了问题,势必会影响到俄罗斯足球。这种影响会有多大,难以预测。每天都有事情发生。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但这显然会对俄罗斯足球造成损害。”阿列克谢-基里切克说。

四年之前,俄罗斯骄傲地将自己置身于世界足坛的中心。普京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帮助俄罗斯击败了众多对手获得了2018年世界杯主办权。

开放的俄罗斯向世界敞开了怀抱,邀请游客和球迷们参观了它12座令人印象深刻的体育场。球迷们成群结队而来。时任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估计,世界杯期间有300万外国游客到访俄罗斯。

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称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届世界杯”(预计卡塔尔世界杯在这个冬天也将被贴上这一标签)。他还说:“每个人都发现了一个美丽的国家,一个热情好客的国家,它渴望向世界表明,之前外界所说的一切可能都不是真的。固有的观念被改变了,因为人们看到了俄罗斯的真面目。”

也许先入为主的观念被改变了,但过去六个月发生的事情让一切旧观念都回来了。俄罗斯再次被冷落,世界体坛也不再关注俄罗斯。

俄罗斯足坛不得不开始“内卷”。以世界杯为基础的短暂繁荣时代不可遏制地结束了。而更复杂的是:俄罗斯政府投票通过了一项新的“球迷身份制度”,它遭到了广泛。一些球迷团体,特别是极端分子,已经承诺要比赛。出于的目的,一部分莫斯科斯巴达克的球迷并没有前往圣彼得堡为球队加油。

“世界杯结束之后,球迷人数上升了。有了新的体育场,那感觉就像是度蜜月。我们在全国都看到了类似的情况。但随后新冠肺炎改变了整个行业,现在还有另一个巨大的挑战。”阿列克谢-基里切克如此表示。

这个巨大的挑战很难被轻易攻克。只要普京还在试图扩大俄罗斯的疆界,俄罗斯足球界就会继续萎缩。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