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木见心物勒工名— 我的四年木工坊经营经验回顾与分享

我和合伙人水杉最早是一起玩木工的好朋友。他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从小到大他都是个老实的好孩子,好好读书,毕业了进入阿里做到部门主管。而我当时呢,也是个老实的路桥工程师,我们相识在一群木友聚会之中,很快我们成为了挚友。

木头是有生命的,当你把它拿在手上的感觉是妙不可言的,人类对与木头的喜爱也是与生俱来的。

当时的我们下了班就跑去十几公里外的郊区一起玩木头,2012年年底,我们一拍即合在杭州郊外租了个农民房,作为我们的第一个木作工作室,为了我们自己的爱好下了血本。那间房子什么都没有,水电管线都是我俩自己拉起来的。地方也不好找,很简陋,一不小心就会迷路。但就是在那样的地方,两个工具党开始了最初的自娱自乐,获得了我们“正经工作”里无法获得的成就感和满足。

接下来的一年多,我们把工作之外的时间都浸在木作中,我们也逐渐发现其实社会上有很多喜欢木作的人,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去施展这方面的天赋。我们决定成立一个木作学堂,专为木好者提供交流、学习的场所,以帮助更多的人来体验到木作的满足。我们把这个学堂取名为“木友课堂”,这也是“木艺实验室”的前身。当我们的“木友课堂”首期培训超乎我们想象的成功之后,我们相信这不是个偶然,有理由去把这个木工坊带给更多人。

2014年的7月,我们和自己的”正经工作”说了拜拜。两个人走上了创业的道路,而水杉也成为后来媒体争相报道的“惊动马云的骄傲木匠”。

之后我们先后拿到了两轮天使投资,意气风发,搬到了杭州市区里的高档写字楼里——一个1500平方的地下室。2015年1月17日,木艺实验室正式开张。之所以取名叫M.Y.Lab,是我们想把这个地方变成属于任何人的“动手实验室”,每个对木作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参与进来。M.Y.Lab,是在朋友们的祝福和笑声中诞生的。新的地址给我们也带来更多的活力,不仅我们的学员人数飞速增长,也迎来很多大企业的合作。仅仅两个月之后,“湖畔大学”就与我们开展了合作。这次合作也做出了M.Y.Lab品牌的效应,在2015年我们的学员数量从100+增长到了4000+。

在宣传推广我们从来没有刻意为之,但口碑效应自然而然地蔓延开来,这是我们都未曾想到过的。木头真的很奇怪,它像是带有巨大磁场,把大家都聚集到一起。我们通过结识的朋友也越来越多,遇到了太多有趣、真性情的人。

这也让我们笃定将木作的市场潜力是巨大的,人们对木作这种生活方式是线%以上的家庭都有一些木工设备,他们可以尽情的体验木作的乐趣,这也是他们的“车库文化”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而把木作的乐趣带给国内更多的人这件事,让我们计划把做到行业顶尖,也带给了我们一份油然而生的使命感,推动着我们不断向前走。

如果说学习木工是一门技艺,那么学习经营木工坊就是一门学问。随着营业额快速增长,成本也在快速上升。我们无法避免的走进一个又一个先期创业的坑里,代价常常是惨痛的。

前期光空间业态的布局改造上,我前后就进行了四次大的格局改造,带来更多的试错成本。这里面不仅需要考虑设备的利用率,使用频次,还有学员工具借还体系,噪音问题,大小课空间规划问题,只能是边打边改,边改边思考,不断优化空间的使用平效。再者,仅仅是设备使用效率上我们就栽了一个大跟头,随着客流量的上升,我们对设备使用出现判断失误,购置了过多的无用设备,这些沉没成本在年底清算时达到了近百万元。由于,很多设备具有一定的专业性,都需要我们店员的指导会员方能顺利操作,所以前期很多由于人员的误操作所造成的设备损坏,管理混乱的问题。

市场的拥抱来的让我们猝不及防,我们的团队人数不断扩大,这也导致了团队的效率下降,服务和教学质量开始出现不稳定,课程每换一个老师,就会多一种教法。老课程不停的卖,大家新鲜感不断降低,招生也随之变差,不停开发新课,很少有课程能收回开发成本,伴随着课程开发难度大,无疾而终很多课程。我们已经损失了很多的资金和时间了。

随着会员人数的增加,信息管理,财务收银管理就变成一个非常繁琐的事了,之前我们尝试人工加excel的方式,结果几个月下来错误频出,焦头烂额。随着各种课程耗材和工具的品类的增加,各种材料包、配件、耗材、木料的管理又是一门巨大的工作量。要做好这些环节的精细化管理,可能光靠人和办公软件已经无法应对了。

在这样的困局中,我和水杉决定一定要完善好的自己独有工坊管理系统。我们多管齐下,在引进参考优质管理系统模式架构的同时,我们也在打造M.Y.Lab的智能设备系统,规划线上会员平台系统对接,库存erp系统,财务系统等。伴随着业务的增长,系统逐步的完善、团队效率提高、人力支出降低、平台化管理,成本快速缩水,我们逐步实现了扭亏为盈。无人化管理模块逐渐成型,团队效率急速上升,这也就让我们不得不裁员的抉择。

在我们创业伊始,大家都抱着同样的情怀与理想走到了一起,一些早期的志同道合的早期创业伙伴从学员变成店员,从店员再深造成教员。他们对M.Y.Lab付出了许多心血与热情,然而在残酷的商业现实面前,我们只能心怀感恩地和他们挥手告别,因为,我们知道只有M.Y.Lab往一个更为成熟的商业模型上转型,我们这些人的情怀才能可持续地生存与发展壮大,很多之前的员工在我们的私教转化成了兼职私教身份,不光收入增加了时间也更自由了,而且对于我们所从事的事业也投入了更多的热情与积极性。

2.做到正向盈利是我们经营这家木工坊的首要责任,无论对于投资人、会员还是我们自己,生存下去是我作为创始人的最大责任。

3.商业的本质是“利他”,我们一直在探寻工坊、会员、私交、投资者和谐共生的商业生态体系。

这真的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互联网和消费升级为我们创业者带来许多可能性。我们见证了互联网的平地崛起,也见证了许多创业泡沫的一夜破灭,也让我们的不断看清自己。想要将木工这件由兴趣与情怀出发的事业继续下去,我们坚信必须探索更多商业化的可能性。

随着系统的逐步完善和管理模式的转变,2016年杭州店已经进入盈利模式,在后台管理系统的协助下我们实现了单店3名全职店员管理的成本控制,并且通过课程私教模式实现了更高效的授课管理。我们刚开业的时候,全国对外开放的木工坊大概仅有四五家,而2016已经有超过100家了,如何把这套管理模式输出到更多的城市成为了我们思考的下一个课题。

我们的野心开始不仅仅满足于开一家工坊,太多的木友不远万里赶来杭州,希望在自己的城市也能有一家MYLab这样木工坊。于是,我们开始了的 2.0计划的尝试,通过对杭州店的单店模型复制,来完成模块化店面的试点和系统对单店应用的尝试,上海店也正是我们的A型店铺的初始模型。而通过众筹这种新型的互联网模式,既有效缓解了我们前期的资金压力,同时更多的共建人的参与一定程度积聚更多人的力量,将上海店快速地推广传播出去。

我们在2016年6月开始筹划,MYLab上海店众筹10月在开始众筹上线万元的众筹支持。这也让我们感受到了这么人的信任与关注,身上的责任愈发沉重。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了M.Y.Lab的价值不仅仅是一个木艺的公共空间来,它更是一个孵化器,承载着很多人的工匠梦想。

一个平效比与美感兼具,功能性与设计感兼顾的全新工坊空间。令人欣慰的是,这个2.0版空间荣获了亚太室内设计金奖

情怀是“木”,商业是“工”,情怀基于商业,才是一份有可持续的志趣,商业根植于情怀才是一份有生命力的事业。

而3年前的那个“毅然辞职的木匠”-水杉也在这个月迎来了自己的小宝贝-航航,他说给儿子起这个“航”就是预示着M.Y.Lab的新的航程。

我们想邀请大家来加入的家庭。如果你也是一个对木作有着热忱之心的朋友,我们希望你可以将M.Y.Lab带去你的城市,成为我们的城市合伙人。让我们一起孵化木作理想,将M.Y.Lab形成一个生态,练习、创造、娱乐、教学、分享、设计、创业…..都能在这里相互关联。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