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勒工名以考其诚——五年相邦吕不韦戈带给我们的启示

2000多年前的战国末年,秦灭六国,一统天下,中国历史第一个幅员辽阔的多民族国家曾盛极一时。然而随着历史变幻,咸阳宫变成了废墟,而秦军这支曾经最强大的军队,却包藏着太多令人费解的谜团。

在当时究竟是怎样的技术力量支撑着秦军,平定六国、报御外侵,最终在军事上强势崛起的呢?今天要介绍的这件文物,便能道出其中原委一二,它就是“五年相邦吕不韦戈。

青铜戈在中国古代是重要的钩杀兵器,它最早出现于夏代,多用于车战和马战。这件五年相邦吕不韦戈刃口锋利无比、寒气逼人,出土于陕西省临潼县西杨村。戈外形分为援、胡和内三个部分,通长27.6厘米,其中内和胡上有小孔,叫作“穿,古人通过穿将戈固定在木柄上。

在戈正面共有篆字铭文19字,内容为:五年、相邦吕不韦造,少府工室阾丞冉,工九,武库。这些看似简单的文字,在历史学家看来却透露着秦国严密的军事管理制度。

铭文中,“五年指的是这件兵器的铸造时间是赢政五年,“相邦吕不韦造说明是在相国吕不韦的督造下完成的,“少府工室阾丞冉,工九,武库这十一个字便说明秦国的军工管理制度分为相邦、工师、丞、工匠,四级管理。

在这里,工师相当于今天武器兵工厂厂长,丞相当于车间主任,任何一件兵器都可以通过所铸名字查到责任人,并且逐级追究。

秦国的法律非常严酷,一旦兵器出现问题,由丞相负责执法,轻则砍手砍脚,重则处死,这种做法在《吕氏春秋》中记载叫作物勒工名。

我们大家知道在战国末年,铁制器物正在开启一个新的时代,而出土的秦国兵器,儿乎全由青铜铸成,难道用武力统一了中国的秦军,真的是一支装备落后的军队吗?战国晚期铁制兵器量然已经出现,但尚未成熟;高锡青铜乒刃虽然坚硬,但劈砍容易折断。秦人通过不断探索,使青铜兵器的硬度和韧性达到了几乎完美的结合,创造了青锕兵器最后的强音,达到了冷乒器时代的最高峰。

正是这种金字塔式的四级管理制度和高超的制造工艺保证了所有秦军战士使用的都是当时最优秀的武器。

当世界上大部分地方仍被荒蛮和蒙昧包围时,秦人就以独持的思维方式和智慧,创造出了那个时代最强人的兵器制造业。

这几天,武汉人热议武汉鹦鹉洲长江大桥上下晃动,该桥管养单位武汉市城投集团公司回应称,此次桥梁异常振动系特定风况引起,振幅在设计允许范围内。桥梁结构运行正常,安全有保障。虽然有了官方回应,但普通老百姓还是很担心大桥出现安全问题的。

以鹦鹉洲长江大桥为例,是不是在建设的时候,就把设计、施工、监理、审计等单位负责人的单位和姓名都公示在显眼位置,甚至把每个时期养护单位负责人的姓名、养护日志也公示出来,接受群众的监督。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