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古城勒名砖与“物勒工名”

摘要:本文在对多年来搜集的261例散见于荆州现存古城墙上的勒名砖整理、分类的基础上,对其中有代表性的勒名砖进行考证说明,并附有列表及典型砖例的实物拓片,还根据实物材料对荆州有砖城以来的筑城史及城砖的“物勒工名”制度的发展轨迹进行了初步探讨以期有助于加深对荆州古城的认识。关键词:荆州古城;勒名砖;物勒工名

荆州(曾名江陵)是我国的历史文化名城。荆州的古城垣是我国仅存的几座保存较完整的古城垣,更是南方唯一基本保持原貌的古代城池,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今天进行考察研究,不仅有助于其作为旅游资源的开发与保护,同时也有助于中国古城建筑史的研究。

据史书记载,荆州城始建于汉。杜佑《通典》云:“汉故城即旧城,偏在西北,迤逦向东南,关羽筑城在西南,桓温筑城包括为一。”南北朝时,梁元帝对城作过扩建。唐代,大诗人杜甫在《江陵望幸》中,盛赞当时的荆州城是“雄都原壮丽。”五代十国时,南平国高季兴一改原来的夯土城,首创荆州的砖包城。南宋时,赵雄又“奏筑砖城”。元世祖诏令堕襄汉荆湖诸城,荆州城几乎毁平。明洪武年大规模重建荆州城,周长三千三百玖拾玖丈,高两丈六五,共设六门,各有瓮城,濠阔一丈六,深一丈。明末遭战乱破败。清顺治时依旧基重建。总之荆州城虽累经兴毁,而维修基本没中断过[1]"。

只是这些记载失之过简,又多是后代追述,有的有明显的讹误,而且,各资料间也互有矛盾,以至研究者们对筑城的历史有诸多歧见。

笔者从1989年起,刻意关注砌于城墙上有文字的城砖,这些城砖上的文字虽繁简不同,格式各异,但大多记录了这些城砖的制作地方,制作的年代、负责的官吏及工匠姓名等。这些勒名砖就为研究荆州筑城史提供了可信的实物依据,并从特定的角度反映了当时的地方官吏制度、匠役制度等社会历史现象(见图)。

十数年来,笔者仔细搜寻各种有字城砖,进行拓片,并对已收集到的261条砖例,结合砌筑技术特点,参照文献资料,进行分类考证。现特将个人研究心得及有代表性的拓片予以披露,并就教于方家。

我国很早就有“物勒工名”制度,在《礼记 · 月令篇》上就有“物勒工名,以考其诚,功有不当,必行其罪,以穷其情”的记载。[2]”在《吕氏春秋》上也有类似的记载。

“物勒工名”制度,在我国伴随着匠役制度的发展一直没中断过。在周代的彝器上就有“工师”勒名,秦兵马俑上也有工匠印记,三国至宋明传世的器物上也多有工匠勒名。

明初,对于工匠制作器物曾有明文条令,据《明会典》卷200车辆条的一条规定说:“就于××上编号,烙印,附册开写看验提调官并匠作姓名,后有不固者,照名究治。”另外《明会典》上还有一条卷201外织染局条说:“××俱令腰封编号,开写提调及经织造官吏匠作姓名,不堪用者,照号问罪。”[3]可以看出,发展到明代,勒名制仍是承袭了周秦以来“物勒工名”的原意,其目的都是要“穷其情”,备“究治”。

自从我国筑城领域兴起了砖城工艺后,这种勒名制,就在筑城工程中有了充分的运用和发展。荆州城墙上有字的城砖,就是这种勒名制在历代筑城工程中留下的遗物,因而也是研究荆州城筑城史和我国勒名制发展的珍贵文物。

一、沿制典型,勒名体系完整,纪年明确并能同期归类的,在勒名砖中占大多数,是荆州筑城史的重要遗物。

1.勒名体系完整的城砖以洪武年的勒名砖沿袭勒名制度传统最为典型。它责任体系严密,纪年明确。如:

“常德府提调官同知孔希贤、司吏彭飞;澧州提调官同知李彝、司吏胡忠;石门县提调官典史毕巽、司吏阳宗德;监工人李和轻、王仁甫、张善、周云;窑匠李二,甲首马宗胜,人户卫仕进”。“襄阳府谷城县提调官县丞宋中修、司吏许英;的当人胡添福,作匠易应才,人户李洪,洪武十六年×月×日”。

“荆州府潜江县提调官县丞张铭、司吏蔡铭;监工人王兴礼、张兴,作匠陈文,小甲谭友德,人夫谈茂原,洪武十三年×月×日”。

洪武年重建荆州城是个大工程,其建筑期至少长达五年,是在南京都城开始建城后的五、六年才开工的。从现在已搜集到的这个时期的砖例共110条,约占全部砖例的近一半。这些城砖都是来自湖广湘鄂两省八府近五十县的徭役征调砖。荆州城现存的洪武原墙虽已不多了,但砖例相对较多,地域也广,反映了当时的工程规模之大。其勒名体系严密,责任环环相扣,是荆州城勒名砖中最突出,最能反映当时的匠役管理制度的。

洪武年城砖勒名明显承袭了传统的“物勒工名”制度,而且有很大的发展,如它的追查期更长,要求更严密,特别是不仅继承了物勒工名,还增加了物勒官名,是一种双重勒名制度。这种制度是与明初的统治基本思想有关的,在洪武年的一些文献上我们知道,当时对官吏的责任追查极为严厉。在洪武三年朝廷给江阴县提调官知县钱文德的半户勘合户帖的圣旨中,就明确地强调:“有司官吏隐瞒了的,将那有司官吏处斩。百姓每自躲避了的,依律要了罪过,拿来做军。”[4]对官吏的追査严厉由此可知。在城砖上采用这种严厉的双重勒名制,说明了当时统治者对筑城工程的高度重视。

在现存的南京古城和西安古城墙上,至今还可见到与荆州城同样的洪武年勒名砖,说明当年的勒名不是一种单纯的工匠铃记,而是由中央政府继承传统勒名制并直接操作的工程管理制度。而且,在工程完成后,还要上报朝廷备案。在《明实录》上就有一条记录:“洪武十七年筑荆州城”[5]。时期正好与荆州城勒名砖相吻合。

在荆州城,还保存有几段洪武原墙,虽然由于年代太久,表面风化严重,但其未暴露在外的城砖质量,至今仍是一流的。这说明当年的勒名制,确实对保证筑城质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而这种严格的勒名制度,几乎影响到以后几百年荆州的筑城管理,如万历年的勒名砖:

万历原墙,在城垣中现存最多(超过一半),墙体基本完整,纪年明确,勒名清晰,是荆州筑城史的重要研究参照物。

道光原墙在城东南一带,勒名清楚,但稍嫌简略,不过督造官员责任明确,纪年无误。

显然,这都是勒名制在筑城工程中沿袭发展的主线,也是荆州筑城中的几个里程碑。

2.有一种仅有干支纪年的城砖,也是勒名制的一种形式,虽然不能直接看出所属年代,但略加考证,弄清其年代,也能成为勒名制发展轨迹中的重要遗物。如:

这类砖墙,在西门(向北)一带,墙体完整,没有后代补修迹象。有不少勒名砖可以帮助我们对其年代进行推证。

据《江陵县志》乾隆五十九年版上的许多圣谕、奏折记载:“五十三年六月二十日,万城堤决口,水从西门、水津门入,城垣倾圯……幸陈准适至荆州,伊系藩司(湖广布政司——笔者),呼应较灵。”“圣谕:著派阿桂、德成查办,改建荆州城垣应移否,勘覆奏。”“大学士阿桂、工部侍郎德成等相度形势,最甚地(西门一线——笔者)退入数十丈,城东南角(马河一带——笔者)退入十数丈,余悉依旧址修补,重建东西、大小北门城楼。”“知府张方理监造,五十四年二月廿四日开工,五十七年九月廿四日完工。”[6]乾隆版县志是距决口和修城不过五、六年时编写的,资料多出自当年的原始文件,可信度较强,且与现存墙体状况吻合。“藩宪”就是藩司陈准,他当年参与了救灾、修城后才离开荆州,按当时的督造官员分段负责的情况看,西门的藩宪墙就是陈准督造的。“己酉年”正是乾隆五十四年,即修城开工的那年。

与他同时督造修城的,还有工部侍郎德成,他监修的墙在北门向西一段,墙上的勒名砖为:

另外在西门向南至水津门一带及东门的同期工程墙上,还有一类工匠勒名砖墙,如:

这即是地方政府(知府及知县)督造的城段。当时的知府张方理还在北门城额上题刻了青石城匾,此匾至今还镌刻在城额上。这时的勒名体系较简略,但有当年的县志记录,可与墙体实物互证。

这段墙是茬接在两边的清墙中,是一段修补墙。据《江陵新县志》记载:“民国廿四年荆州大水漫城。”[7]廿四年是乙亥年,第二年就是丙子年,即民国廿五年,是退水后补修倾塌城墙的那年,当时的县长叫黄公柱,是他监修的这段墙,勒名清楚,年代相符,史志可考。

郭沫若说过:文物“没有年代的考订,无益于历史科学的研讨”[8]。因此,还须对此类砖的年代进一步综合考证。

对此类年代的考证,除了勒名制外,还得借助其它旁证资料。我们知道古城的砌筑工艺、建筑材料的技术水平,是当年社会生产力的反映。每一个时代的工艺、科技特点都不同,不同时代工艺传承的趋同性及技术演进的阶段性,都客观地反映在古城的实体上,而且又综合地体现那个时代的特征。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城砖规格的变化,砌筑材料的发展,砌筑手法的不同,城体结构的改进,施工程序的演变,还有砖墙的叠压关系及有关史志资料,进行综合考察,从而确定它们的时代。

“加道衔荆州知府明”砖墙,在马河沿一带与道光年墙相间,一般压在道光墙的上茬口,城砖规格已有缩小趋势,这一趋势与它后期的“府正堂达”墙相同,砌筑材料是与明代及乾隆以来一样,都是糯米石灰浆,属清墙界面,在光绪版的《江陵县志》中有一段记载:“咸丰年知府明赔修二段,长九十一丈”[9]。与这段墙的情况相合,可判定为咸丰年墙。

再如“府正堂达”砖墙,亦在马河沿一带,这类墙多在城堞及墙体上部,叠压在道光及咸丰墙的上茬口,其砖规格比咸丰砖又有缩小。据光绪《江陵县志》上记载:“同治十一年重修城垣十一段”[10]。这是清代最后一次维修城垣的记录,以后就只有修北门城楼的工程,而且已是光绪十八年的事了,所以这些墙可订为同治年墙。

这就与城西南角的那座奇袭门的情况很吻合了。这里的城砖规格也是39×19×7厘米,砌筑材料也是黄泥浆。整个奇袭门全系用这种薄砖砌成的实体圈墙,圈墙一面靠城垣,三面都设有了望孔。现墙下部厚一米七,内空9×7米,墙现高六米,灰缝紧薄,收分陡峭,靠的城垣是明代墙,向南凸出,在西边的下部留有一个暗门,已用同期砖砌实,但不是错缝咬合的。整个洞底系用砖铺砌,并还残留三排磉墩,全部结构与藏兵洞相似。旁边留的这个暗门是专供守城军队突袭敌人时用的,故这个结构也称奇袭门。从墙上的砖勒名形式看,明显带有周秦以来“物勒工名”的原初含意,注重工匠责任,可能是早期应用于砖城勒名的反映。这段奇袭门是现存荆州地面城垣中保存最早的一段原墙。光绪《江陵县志》有篇记载与这段墙的情况很吻合。那是收录的明万历时人张可前所撰的一篇文章,题为“江陵城修城记”,上面说:“淳熙十二年(1186年),赵公(雄)奏筑砖城,”“十二年九月成(土城),于十三年七月为砖城廿一里”[11]。这段奇袭门正是南宋砖城所剩的一段原墙。元代只堕了城没有修城,荆州城现在也未发现元代城砖。接下来就是明洪武年大筑荆州城,说明这是一段南宋残墙。对此,在《湖北文化》上已有文报道[12]。

此外,还值得一提的是在1996年开挖的新北门土城基下,还埋压着一条比南宋残墙更深的(距现地面一米五以下)、贯穿东西走向的古老砖城脚,走向与现存地面砖城墙平行,但墙线略向内收,系用一种比南宋城砖更薄的古墓砖侧砌的砖城残脚,砖厚为25×15×5~23×13×3厘米之间,墙厚一米二,侧砌可能是要增加墙体承重力。在荆州筑城史中,用古墓砖筑城只此一次,是在五代十国时期。《十国春秋》上记载:南平国“高季兴潜有荆南之志,(912年)乃治城堑……郭外五十里冢墓多发掘,取砖以甃城”[13]。这种古墓砖,现在荆州成外纪南古墓区还经常有出土。用这种砖砌城墙,是荆州最早的砖包城实体,现在终于在地下发现了,可惜地面上已找不到原墙了。但这段地下残城脚,对研究早期荆州筑城史,无疑是珍贵的实证。只是本文因其并非南平国自烧城砖,又无勒名,无法列入勒名体系分析。

“官砖发”砖,原墙倒保存不少,墙体也完整,推断可能是清顺治原墙,尽管墙上勒名砖不少,但因勒名太含糊,无法求证,只好不列入分析。

至此,我们可以将荆州城现存城墙上的勒名城砖,对体系清楚可考者,整理一个历史的顺序,给予分类和举例,列表如后:

从以上荆州城砖勒名制的演变情况可知,几乎从开始有砖城起就实行了勒名制度。当然,南平国的砖城,本应是最早的,但因它是挖古墓砖筑城,不是自己专门烧制的城砖,没有勒名可考。而从南宋筑砖城起,就开始引引用了勒名制,它是在其专门烧制的城砖上,勒上工名,明显是“物勒工名”的历史延续。而且这种勒名,在筑城工程中有明显的初始性,也可以说这是在荆州筑城工程中最早运用勒名制的。到了明代,作为勒名制就有了划时代的发展,这时,由原来单一的工匠勒名,发展为既有“物勒工名”,又有“物勒官名”的双重勒名制。这种“官主民次”的倾向,是从洪武年开始的重大转变。演变到清代就主要是“物勒官名”了,尽管还有少数的“物勒工名”,但已基本不用双重勒名了,说明经过历代总结,当政者认识到,有效的责任制,必须抓住起决定作用的负责人。当勒名制引入筑城工程后,责任范畴起了变化,勒名制已由一个匠役制度,演变为明确的工程管理制度,这正是我国管理范畴不断进步的体现。郭沫若说过:“一部工艺史便是人类社会进化的轨迹”[14]。我国“物勒工名”制的发展正好记录了这一轨迹,而且是延续不断,贯穿我国历史全过程的。这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种特有现象,也是我国文明悠久绵长的实体象征。

“官勒”是有官府的统一格式,而且在制砖的过程中有官府现场看验的,含有明显的管理性质,这是勒名制中的主要形式。

“私勒”则格式随意性大,多是匠人自刻铃记,制作中没有官府看验的迹象,如荆勒7号的“松滋”、“石首”等砖,荆勒10号的“藩宪”砖及勒外1号的“嘉靖年”砖都是。这些铃记有的是在湿坯上随手刻成的,有的甚至是搓泥条字,表示匠人对此负责,或表示一种祈愿,如“万古”砖。

应该说这两种形式都是勒名制的产物,只是后者(私勒)系派生形式,它们都是今天研究荆州城历史的珍贵物证。

我们还发现,荆州城垣的发展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即从有砖城以来(夯土城我们现在还无法测知),各代城垣修建都不是将前代尚存的城段铲平重来,而是尽量保留前代城段,哪怕是不长的残段,再以本代勒名砖为主体,又照顾到本代城体结构的整体性,在旧基上修建。像洪武年那样的大工程也基本如此。南宋残段可能就是因此得到保存。这就为今天保存了荆州城一直在现在这个地望上延续发展的可信物证。

综观荆州现存砖城,从五代十国起到现在已有一千余年的历史。而有勒名原墙、纪年可考的,至今已有八百多年,其间经历了几度王朝更迭,社会制度的转换,多次战争的摧残,还有人为的及自然的损害,至今仍较完整地耸立于长江之滨,江汉平原的腹地,实属难得。更可贵的是城砖上留下一条清晰的历代勒名线索,成为我们考察荆州筑城史的重要依据。荆州古城为我们保存了一部形象的历史,更为我们留下了蕴涵丰富的文化资源。

它证明了荆州作为一方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中心的历史地位的稳定性及中华传统文化的历史延续性。

关于勒名砖及物勒工名,还有一些问题尚待研究。而现存荆州古城,作为中华文明的载体,其中有不少尚待发掘的课题。本文在此只是抛砖引引玉,切望引起学术界的重视与研究,以期取得这方面的新进展。

[3]《明会典》两条均转引自《历史研究》1955年6期第75页,陈诗启撰写的“明代工匠制度”。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